闲吟离骚思瑜瑾

幸而得你,不负初衷。


你好,这里魇栖。

周郎顾,终生误

主史向,所以不打农药tag
冷cp我的爱
短刀+ooc注意!
感谢领导 @桑瑜穆瑾 催更
☆*☆*☆*☆*☆*☆*☆*☆*☆*☆*☆
  说实话,进东吴大殿的时候,刘备是紧张的,现在的自己如同丧家之犬,孙权只给自己一个安身之地,没有什么别的表示。
  如果合作没成,岂不是……手心渐渐被汗打湿。
  大殿里回荡着十面埋伏那惊心动魄的琴曲。弹琴的人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他一眼。
        弹琴人坐在孙权下首的席位,披着长发,一身红衣。
  那是周瑜。
  刘备脚步声一顿。
  “刘皇叔,请入座。”孙权表情也有些紧张,只不过,他是为曹军。
  “合作之事绝不可行,主公,那刘备定然……”张昭顾着刘备在场,稍稍收敛了些,“倒不如请降,曹操不敢对您怎样。”
  “张老此言谬矣,合作之事且不提,就请降曹操一事,有失妥当。”周瑜的琴停了,“曹操此人定会将主公拘在身边,断去权利,岂不是违背东吴本意?”
  “虽我东吴有十万兵马,亦有些不可动用,故而臣以为和刘皇叔合作对东吴有益,况且我们出主力,他不会分去太多战果。”鲁肃也跟着说。
  周瑜本想说些什么,听完鲁肃之言也不再提。
  孙权见此便拔刀将面前桌案一劈为二道,“就如此决定,若再有人言降,当如此桌!”
  刘备惴惴不安的心稍稍安定了些,这才认真打量了赤壁之战时并肩的战友——当然,他们也同时是对手。
  周瑜和传闻一般无二,而且更让人惊艳。烛火下的皮肤像玉,墨发披散着,散了他几分锐气,眉目如画。
  绕是娶得甘、糜两位绝色佳人做夫人的刘备,也禁不住多看几眼。
  宴上周瑜目光偶然扫过,让刘备有些不安。仿佛他内心算计全然被对方看透。
  宴后周瑜和他擦肩而过,留下一句十分挑衅的话语,“你最好别乱打算计,子敬容你,不代表瑜也容你。”
  是的,周瑜眼里,只有江东。方才说那句话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大哥,此人如此无礼——”关羽顿了顿,当初诸葛亮并非有意也让他和张飞愤懑,何况这周瑜,分明是故意为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们现在并无本事和人家拼。”刘备仰头看天,曾经的他只是个没落的寿亭侯后裔,孑然一身;现在,他早已是不惑之年,身背万人性命,早不复当初年少轻狂。
  无妨,总有一天他会证明,向这天下证明,他是乱世的赢家。那双高傲的眼,也会为他停留。
  明里暗里,他数次表意。
  周瑜并不待见他。
  赤壁之后,他按着原本的算计分走战果,虽然略有过分,但因孙权应允,周瑜便不多话。
  全吴国上下都沉迷于这场传奇般的胜仗,刘备却看到,周瑜在无人处偷偷流泪。
  那一刻,他多希望自己不是现在这样,自己有那个本事,拥他入怀。
  汉朝盛行男风,虽然下面那方地位地下。他想,如果他可以,即使给不了名分,也会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
  赤壁之后,孙权把孙尚香嫁给他。
  他早已过了贪花之年,现在,他更想要的是灵魂上的波澜,那是孙尚香永远也不能给予的。而更可笑的是,孙尚香真心喜欢的人,和他一样——周瑜。
  送花船入蜀的那一夜,周瑜从南郡赶来送嫁,竟是抽出腰间长剑掷于他身侧,道,“你若敢负她,瑜踏平你的蜀汉。”
  待孙尚香上了花船,又道,“别做无用之事,不会有结果,即使有,也并非你所想要的。”
  他任由孙尚香胡闹。
  他知道,周瑜对她不过兄妹之情。
  周瑜驻守南郡,他从不敢发兵,不止实力悬殊,更是害怕见到那人。
  周瑜目下无尘,他眼里,从来只有孙策和吴国。
  他骤起恶意,借南郡时故意挑起孙权疑心,既然他不得,那便用法将周瑜推下神坛,至少能够靠近一点,且此举于蜀汉有益,他必须做。
  周瑜知晓,却不辩解,只提出要征蜀,带孙瑜同去。因为孙瑜,孙权应允。
  不料周瑜病死途中,他知道孙权暗中也有做手脚。
  后来,周瑜的功曹庞统投靠来蜀,要求和他两人说些事情。
  他一口应下。
  “他写完遗书,跟我说,叫我来蜀,孙权容不下我,但你会。”庞统低声道。
  刘备笑笑,为什么?其实,两人都知晓。
        如果没有当初那不经意的一顾,恐怕不会是这般结局。
        他不后悔。

评论(2)
热度(19)

© 闲吟离骚思瑜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