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痕

人嘛,总是要努力一下的。

【连狗】风

取材于自家寮
没有ooc算我输

        1
  大天狗是寮里第一个大妖,并在一段时间里是寮里最强的,没有敌人能在他的羽刃暴风里活着走出去。
  但是,随着阴阳师接触了更强大的存在,召唤出了其他的大妖之后,大天狗的助力也就越来越弱。
  他开始被冷落。
  同是三大妖的玉藻前取代了他原本的位置,在每一场战斗配置式神的时候,他在列队前方看着阴阳师召唤走玉藻前,在战斗胜利之后说着赞许的话语,这些,都是他以前所习以为常的,现在他不得不看着这些本属于他的一切,归了旁人。
  大天狗没有嫉妒,玉藻前的特性确实比他要好,战斗力远远高于自己,倘若寮中的式神之间可以相互切磋,玉藻前一个狐火便可以把自己打趴下,而自己的羽刃暴风在对方身上造成的伤害却很难一击致命。
  但是他并不是全然被抛弃,至少在寮里最好的针女的归属上,阴阳师选择了他,而不是荒。
  大天狗坐在樱花树上,地上的玉藻前和阴阳师满载而归,看着突飞猛进成长的寮,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明明是笑着,眼角却流出了泪滴。
  他终是喜欢那段时间的,那般意气风发,不能再有了,也不会再有了。
  
  2
  大天狗的落寞,其实不算什么。
  玉藻前很多次劝他看开点。
  可能玉藻前来劝说在旁人眼里会显得虚伪,但确实是出自真心,大天狗是清楚的。
  因为他来到这个寮之前,在他位置上的是鸩和鬼使黑,被他取代以后,前两者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因为他们被成为了后来的大妖突破六星的踏脚石。
  “这些应该看淡的,大天狗。”玉藻前带着阴阳师新弄来的六号位御魂来拜访他,“汝不该就此消沉。”
  “也是。”
  “阴阳师给汝的,这个御魂应该能助汝走出困境。”
  新的六号位让他的实力大有提升,重新回到了阴阳师的视线里。
  但是,每次出了战斗,他是寂寞的。
  其实他也不喜欢喧嚣,只是寂寞罢了,没有人能够懂他,战场上受的伤,每次下了场都会被治愈,但是大天狗觉得,那些伤口分明还在他身上,痛的他无法抬起双翼,梦里频频出现那些羽刃暴风里挣扎惨叫的敌人,耳畔回荡着他们怨毒的咒骂或者凄厉的惨叫。
  从梦里惊醒以后,他又要踏上战场,从战场回来之后无所事事,之后再陷入噩梦。
  太痛了。
  太空茫了。
  但是,他除了战斗,一无所有。
  
  3
  风神降临了。
  独眼的风神带着风龙,喜欢在角落里看着大家,脸上总有温和的笑容。
  他的笑容太温暖了,让大天狗不愿意看见。
  风,应该是凌冽的,充满攻击性的。
  几天之后,寮里的风越来越平静,虽然往日里大天狗在也是这样,但是现在的风要更加温柔。
  大天狗不喜欢这种感觉,控风不如往日得心应手就像自己的领地被人抢走了。
  荒来问他借针女,他脱了御魂之后,感觉更难受了。
  看来风神已经突破了六星,大天狗握着扇柄的手猛然用力,手指骨处的皮肤泛着白色。
  “大天狗?可在?”是一目连的声音了,他看见一目连走来的身影,双手捧着一些东西。
  “嗯。”
  “方才阴阳师通过了暴风之巅,让吾把御魂和皮肤送过来。”
  “暴风之巅?”大天狗有些吃惊,毕竟暴风之巅特典最后一层,阴阳师打了大半月也没有通过。
  “是的。”一目连笑笑,“打了好久。”
  “……谢谢。”大天狗接过那套皮肤和自己之前借给荒的针女。
  “吾不继续打扰了。”一目连见他接过东西,也知道往日里他对自己的排斥,便离开了。
  大天狗以为这之后他们应该就不会有这些交集了,但是这不可能。
  阴阳师打结界突破的时候很喜欢让一目连上场,因为风神之佑提供的护盾和加成可以让他更容易取得胜利。
  这一次结界,对面的敌人强大的出乎意料,阴阳师想了很多方法,终于挺了过来,但是庆祝胜利的时候,没有一目连。
  一目连当然是上场了的,但是他为了保护大天狗倒下了。
  不怪大天狗,毕竟对面的彼岸花太强了。
  “方才……多谢了。”大天狗忍着风不受控制的不适向一目连道谢。
  “保护汝,是吾的职责。”
  “职责?”大天狗疑惑的重复了一次。
  “是的。为了守护汝要来这个寮。”
  “开什么玩笑。”
  大天狗猛然想起一目连倒下的背影,他有些慌乱。
  “不是玩笑,吾很喜欢汝控风的姿态,但是汝的风里充满着空茫,脆弱和暴虐,吾不能让汝继续这样。”
  
  4
  一目连搬来与大天狗同住了。
  阴阳师从不会多问这些,但凡家里大妖们有所要求,都会尽力完成。
  说来也怪,一目连搬来以后,风反而受控制了,而且比以往都要得心应手,也不会再做噩梦了。
  “汝很有进步。”一目连一边为风龙清洗龙鳞,一边说道。
  “那几天可是故意的?”大天狗很快想起了之前的不对。
  “对汝有好处不是吗?”
  
  5
  大天狗无法否认一目连对他的好,但是他不喜欢那种感觉,在对方面前像个脆弱可怜的孩子。
  他一点也不想看到一目连,尤其是在战场上,为了保护他而倒下的时候非要递过来一个安抚的眼神。
  那是对他的怜悯吗?怕他愧疚吗?
  大天狗确实愧疚,他不喜欢这种别人为了保护他而倒下,为了他的得到而失去,平白无故的被得到别人付出却不能还的感觉,让一贯不爱欠人情的大天狗难受的不行。
  他萌生出逃离的念头。
  逃离这种感觉,逃离一目连。
  
  6
  “想去委派?”阴阳师不解的看着大天狗,“大人这又是为何。”
  “只是想修行罢了。”
  阴阳师不会拒绝大天狗的要求。
  委派的列队里,一目连站在他旁边,现在想要反悔也来不及,大天狗只得忍了下来。
  这次的委派任务叫做狂风过境,由于是风导致的,所以就拜托两位大人了。十兵卫恭敬的说道。
  顺着一片狼藉找到了狂风的踪迹,那风的确狂,一瞬间唤起了大天狗的征服心,他举起团扇,开始试图操控,但是狂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来越狂暴。
  正当大天狗气恼之下打算硬碰硬时,风突然变慢了,身边妖力的波动并不强,反而很温柔。
  “一味的硬碰硬并不是每次都能达到目的,还容易伤到自己。”一目连停下了施咒,“汝忽略了这点。”
  “风是能影响的,操控暴风的汝,若是心神动摇被暴虐之类的负面情绪趁虚而入,后果不堪设想。”
  “……汝说的对。”大天狗沉默了许久,回想近段时间的表现,他确实是被影响了,“该怎么做?”
  “吾会一直守护汝的。”一目连注视着他,目光温柔的能让人溺毙。
  “那就拜托了。”

评论(1)
热度(22)

© 欲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