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痕

人嘛,总是要努力一下的。

【荒狗/连狗】愚人节

这可能是一个傻乎乎的荒。【昨天结界被对面的荒打爆很多次了还没赢就很气】
ooc肯定是有的。

  寮里的大天狗,荒,一目连之间一直都是个复杂的三角,没有本事千万不要靠近。——青行灯语。
  自打知道今天是愚人节以后,被荒和一目连每天明争暗斗搞到累觉不爱的大天狗心生一计,要了四个雪幽魂,借了彼岸花的四号位,找了雪女对着这俩正在掐架的大佬兜头就是一顿暴风雪给冻结实了。
  “你们别闹了,我喜欢的是玉藻前。”
  看着两人同时崩裂的表情,大天狗心里开心的不得了,但是身为大义的化身,他很好的绷住了脸,回房间狠狠笑了一顿就睡下了。
  “花花,狗子搞了一件大事。”青行灯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大事?不存在的。”彼岸花借青行灯的火点着烛台,“没有什么是一个狗子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给狗子配三个奶妈,再带一个书翁。”
  “三个奶妈?”阎魔有点懵。
  “能复活的桃花和日和坊,薙魂奶爷,书翁的云游一开,八火天罚月都磨不动。”青行灯拿出一个本子,“狗子想躺都不行。”
  “就是这样。”
  女性大妖这边满不在乎的讨论着前往看戏,荒和一目连已经到了玉藻前的屋子里。
  “狗子喜欢吾?”玉藻前把那五个字慢慢的重复了一遍,用折扇遮住嘴就笑了起来。
  他不过是觉得好笑,然而对面的两妖对视一眼,一目连主动给荒套了盾,正当荒举起八个鬼火就要天罚的时候,一片赤红的花海出现在了他脚下,青行灯抢在他之前收走他的几个鬼火,当他以为可以砸天罚的时候,一朵赤红的花带着魅妖从天而降,彼岸花手持烛台一脸和善。
  下一刻,玉藻前的狐火准确的跳到了荒头上。
  “想做我的花泥吗?”
  “星轨!”混乱中,荒分不清谁是玉藻前,随便一丢,把星轨丢到了彼岸花身上,还触发了针女。
  彼岸花掉了血,笑着把花海的层数提高了。
  ……
  “你们在干嘛?!”阿爸打开门就看到这一片狼藉。
  “花花!谁打你了!”
  荒这才想起来彼岸花已经是寮里的一姐,虽然来的晚,但是由于本身的强大和阿爸因为疯狂的迷恋而狂砸资源,已经成了家里数一数二的扛把子,虽然平时只出现在斗技和结界场,但是和一目连追月神搭档十几分钟躺上二段的记录就是玉藻前都无法打破。
  结界突破里那一手骚操作更是全家所有人都想为她疯狂打call的。
  “阿爸,我有个笑话,你听不听?”青行灯出来打圆场,“我听狗子说,他喜欢藻哥。”
  “噗!别说这就是你们乱搞事的理由哦?荒他霸总人设瞎闹就算了,连连你怎么也跟着搞事情了?。”
  “……”
  “阿爸,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大天狗揉着睡眼。
  “狗子,听说你喜欢大舅?”
  “没有啊,今天是愚人节。”

评论(4)
热度(46)
  1. 伪零。欲痕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欲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