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痕

这里欲痕。
是一条空吹老咸鱼。
阴阳师啃all狗,花all。
还啃了一堆乱七八糟的。
【作为秃子非常骄傲。】
歌王子嗑兰缪
以上。

【香明】一点余香尽

投食 @狐倾久
早八百年写完但是被我忘在了文档。
尴尬。
这邪教应该没tag吧?

  楚留香身边从来不缺红颜知己,也见惯了美色,但是看到张洁洁的那一刻,他的反应太反常了。
  一见倾心?少侠撇撇嘴,估计薛宝宝都不信。
  “她和他,很像。”
  在少侠因为苏蓉蓉的离开有些不忿,来问他的时候,他这样回答。
  “他?”
  “小友,楚某有些事,先走了,下次再会。”
  少侠叹口气,在中原四处乱走遇到了方思明。
  “陪我喝一杯?”
  “随你。”
  于是两人就进了一边的酒肆,挑个干净清净的地方坐下。
  “香帅和张洁洁成婚了,蓉蓉姐走了。”
  “香帅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 ?”
  “你不懂。”方思明脸上有点嘲笑的意思,“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哪来的残忍,知道是没有结果的一厢情愿还要继续,不受伤?哼……怎么可能。”
  少侠听了就没再说话,一杯一杯喝完了一整坛烈酒,趴在桌上睡着了。
  “这一次还是朋友,下一次……呵。”方思明看一眼睡着的少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很多天后再次见到楚留香,他正一个人坐在茶馆的雅间里。
  “上次没来得及,这次可以回答我吗?”
  “好罢。难得小友感兴趣。”他摇了摇扇子,啜了一口茶,“很多年前有个来刺杀楚某的人,楚某还记得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本来他的匕首可以刺穿楚某的心脏,但是他突然停住了。”
  “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是很想下刀,楚某便以为他是急着用钱才接的单子,就把贴身的香囊给了他回去交差。”
  想着那一次遇见云梦的来去祖师,进入方思明的梦境里,好像就有刺杀楚留香这件事。
  “那个香囊是不是月白色绣了个楚字?”
  “小友是如何得知?”
  “猜的。”
  实际上,那个香囊上次是方思明要扔掉的,恰巧少侠看到。

评论(6)
热度(4)

© 欲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