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痕

可不是什么正经人哦?

论我隔壁那个没有大天狗的好友

@蛋池永远捅隔壁老公窝的卡缪厨 来啊造作啊。

  欲痕阿爸是个老咸鱼,自打想要的式神全齐以后就成天趴在玉藻前尾巴上听万年竹吹笛子,看着那边大天狗照顾弟弟小天狗,偶尔带着崽儿去隔壁大佬家串串门。
  隔壁大佬可厉害,可是,他!没有大天狗!
  这一天又是平常的一天啊。
  这样想着的欲痕快乐的撸了一把玉藻前的尾巴,享受着小天狗爱的扇风就要开始美好的午睡。
  突然,隔壁家的荒踢开了大门。
  一脸懵的欲痕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是隔壁家的荒,开口就是荒你个崽子就算再帅也不能胡来好好的踢什么门。
  诶等等,这好像是只觉醒皮荒??家里的荒不是穿无双雄豪的吗?
  “汝是活的不耐烦了么?”一边一身基佬紫的荒带着穿一身黑金羽刃的大天狗从一边的角落里出来,“还想再吃一次八火天罚月?”
  “不不不,荒总,我错了,我不该打扰您谈恋爱。”
  家里的荒整一个大爷,生起气来只有大天狗能劝得住,要不就只能让彼岸花用魅妖按住,求生欲很强的欲痕马上怂了。
  “汝辈似乎忘了什么。”
  “呃,这位荒大爷,您踹我家门是?”
  “请汝家小天狗走一趟。”
  “哥,这是哪里来的霸总。”小天狗扯扯大天狗的衣袖。
  “荒,拜托你关门送客。”
  没多久隔壁的御馔津也上门了。
  “拜托请您家小天狗走一趟!”
  “花花,这是不是那个在斗技场上欺负你的坏人呀?”小天狗拉住彼岸花的袖子。
  御馔津听到坏人的时候表情一瞬间崩了,差点没晕倒。
  紧接着是隔壁家的一目连。
  “如果可以的话……”
  “不好,我不要去别人家。”小天狗说。
  然后又是各种来拜访的妖怪,小天狗一直拒绝。
  最后来的是隔壁家的彼岸花。
  小天狗还是不肯。
  “阿爸,吾带弟弟出去放放风。”
  “路上小心哦。”欲痕检查了一次御魂觉得没问题,就抱着玉藻前的尾巴睡着了。
  半个小时以后,荒的星轨砸醒了睡得正香的欲痕。
  “人类,告诉吾这是什么情况。”
  懵比的欲痕捂着头,庭院里站着的正是大天狗,看到大儿子的一刻正打算松口气,却看到后面一大群妖。
  “这。这。。”
  “隔壁家在举行借物运动会,吾方才带着弟弟出去的时候恰好看看就觉得有趣,过去看了一眼,结果隔壁阿爸抓住吾非说吾是什么冠军,一个月内他家的妖供吾驱使,然后把弟弟抱了去,这么重要的事情,吾觉得应该告诉汝,所以就先回来了,他们是自己跟过来的。”
  “哦……既然是隔壁阿爸……先让小狗子在那边住几天吧,唉,一个想要狗子想疯了的可怜人……我先睡了,你也快点去睡……”
  然而半夜隔壁家的式神在院子里打了起来,欲痕哭着抱住头,第二天一大早就把这群搞事的大佬赶回隔壁好友家,从一脸可怜的好友那里抱回了小天狗。
  “真是的,你想吸狗子来我家不就好了吗。”
  

评论(6)
热度(1)

© 欲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