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痕

可不是什么正经人哦?

【荒狗】打架不要多少理由

是我的日常了。
微连狗,博晴,个人毛绒控所以特别喜欢玉藻前的尾巴

  阿爸曾经以为,荒和狗子之间会不友好。
  真的。
  那一天,阿爸抱着大儿子天狗来到召唤阵,充满希望的画了符,从神之子居高临下的看着阿爸和大天狗的那一刻,阿爸就知道,完了。
  “完了完了……”阿爸,趴在玉藻前的尾巴上哭的不能自己。
  “说来听听?”
  “舅……你看,狗子身上那套针女还破破烂烂的,又来一个荒……这可让我怎么办……”
  “傻侄儿,你把你以前打的狰先给荒套上,左右他还没有过针女,这狰比那些个没强化过的胚子好的多,他不会拒绝,至于针女,等以后有了能用的再给他就是。”玉藻前摸摸阿爸的头,用关爱智障的语气说道。
  “对哦。”
  于是乎,荒的童年就没见过针女。
  阿爸挺喜欢荒,因为颜控,而且以前借多了隔壁的荒,对荒有一种特殊的依赖感。
  等着魂十出了胚子,阿爸赌魂赌出来一个六星暴击破势,想都没想就通通砸到+15送到大天狗房里,然后从他那里拿走了换下来的,拼成了一套。
  阿爸就将这套次一些的针女给了荒。
  六星的荒第一次用针女。
  “这御魂上有浓郁的暴风的气息……大天狗用过的。”荒接过御魂的时候说。
  “嗯……这个……条件不够……凑……凑合一下?”阿爸以为荒要生气,结结巴巴的解释一番便落荒而逃,直到冲进玉藻前房里还扑在人家尾巴上,
  阿爸觉得荒不喜欢大天狗是有原因的。
  毕竟荒拿的可都是大天狗剩下不要的。
  被区别对待一定会不好受,自己这么做不仅伤害了荒,还给狗子拉了仇恨。
  愧疚的阿爸连玉藻前的尾巴都没心情撸了。
  打御魂的时候,荒的表现没什么不同。
  阿爸松了口气,至少明面上没发生什么。
  但是接下来的日子就让阿爸懵了。
  荒,开了幻境之后,狗子平a他也经常跟着a,对别人都很少理会。
  狗子百分之九十九的暴击率,暴击不触发针女,荒百分之六十不到的暴击率,频频暴击出针女。
  这……
  开始,阿爸觉得荒只是想证明自己。
  玉藻前意味深长的一笑。
  直到某一天他大半夜里闲得慌出来瞎溜达,听见大天狗房里传来大天狗断断续续的哭声,还夹杂着求饶的话语,阿爸大脑一热,气的当即冲上去一个飞踢踹开房门,断喝一声谁欺负我的狗子!
  大天狗躺在地上目光迷离,眼尾红红的,狩衣被扒的七零八落,一双线条优美肤色白皙的腿盘在荒腰上,手则抱着荒的脖子。荒上半身的衣服还挺整齐,但是裤子已经同大天狗的一起扔到房间的另一个角落了。
  能让人喷出鼻血的画面,一看就是在妖精打架。
  空气突然安静。
  大天狗给尴尬的转过头去,荒一个冷冽如刀锋的眼神直挺挺戳在阿爸脸上。
  “你……你们继续……我先走了……”阿爸给吓得转身就跑。
  隔天,荒就光明正大的搂着大天狗当着全寮的面宣誓主权,顺便打算用八个火的天罚月把阿爸打趴下,不过被大天狗按住了。
  “舅,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
  “荒小子从小就喜欢狗子,若不是汝那天抱着狗子去抽票,汝以为他会来?”
  “扎心了,我的舅。”
  “侄儿,吾看汝很是低落。”玉藻前用关爱智障的语气说,“看来汝需要谈一场恋爱。”
  “啊?”
  “前几日吾就料到这个情景,已经写信给源家小子了。”
  “啥?”
  “至于这嫁妆,吾已经为汝打理好了。”
  “……舅啊,你怎么能卖我呢?”
  
  —后续—
  【这里开始加入连狗,如果不能吃,请关闭。】
  
  荒和大天狗在一起了,阿爸也跟源博雅谈起了恋爱。
  但是吧,阿爸,出了一目连。
  本来没多大关系,虽然都是风属性。
  问题是家里这一目连也看上了大天狗。
  荒:?!
  “侄儿,荒和一目连打起来了。”玉藻前说。
  “什么!”阿爸撸玉藻前尾巴的动作一顿,然后撕心裂肺的吼声传遍了整个寮——“灯姐,快把荒的鬼火收了!快!!!”
  但是,青行灯并不是每天都会来收鬼火也并不一定每次都会收走。
  于是乎,一目连拉拢了家里所有能开盾的。每逢荒见到他要开天罚月的时候,就会有一个椒图默默的连线,一个书翁默默地给他打上云游buff。
  场面十分绚丽且惊心动魄。
  ……
  阿爸:……所以说到底你们为什么动不动就要拆我寮!

评论
热度(50)

© 欲痕 | Powered by LOFTER